挖文蛤买烧煤

365bet体育投注 秩名 浏览

小编:挖文蛤买烧煤

潘雪松

1986年,我升入初中,到离家7里远的西由中心联中上学。学校条件艰苦,冬天取暖用的烧煤很短缺,入了冬,手冻得伸不出来。每个班只能分到数量不多的煤块,堆到教室的墙角,外面用砖头挡住。煤不够,只能节省着烧。每年,学校都会组织几次勤工俭学,我记忆犹新的是挖文蛤。

文蛤,我们也叫大花蛤,个大肉厚味美,清蒸着吃,汤汁鲜美,是莱州湾四大海鲜之一。在我小时候,谁家要是哪天吃文蛤,会把蛤皮倒到门外,表示自己家今天改善生活。虽然那时文蛤很多,不像现在几乎成了海珍品,但一斤几毛钱,加上皮厚压秤,算起来价钱并不便宜,人们很少会买来吃,除非靠海的人家,或经常赶小海的。我们没事喜欢顺着巷子转,看到文蛤皮,就抢着拿回家摆到墙角,花皮向上,棕色的弧形花纹很是好看。

每到秋后,学校就会组织我们到海边挖一次文蛤。听老师说,文蛤是养殖户租的海滩养的,我们挖一斤,养殖户给学校提成5分钱左右。听说要去挖文蛤了,班里欢呼声四起,尤其是男孩子,更是兴奋。班主任嘱咐:回家后每人拿一个筐(棉槐条子编的,装满粮食大约30斤),还要准备一个短柄的四齿钩和一双水鞋。

我回家一说,母亲拿出一个最旧的筐,我瞅着家里那两个新筐,希求能换一换。“挖文蛤不是装玉米,海水潮湿,海滩烂泥沙子最损坏筐,拿个好的使唤舍不得。再者四齿钩也不要使蛮力,挖断了钩齿还得找铁匠另打,很麻烦的。”母亲说完,压根儿不看我,径直干活儿去了。

第二天,我把四齿钩放到旧筐里,绑到后车座上,心里还是有点委屈。这时,母亲拿出一双厚实的新水鞋放到筐子里,说:“天冷了,我怕旧水鞋漏水,就去买了双新的。”我换上新水鞋,发现里面早就垫好了一双厚实的鞋垫。

集结完毕,班主任一声“出发”,他自己在前面领路,后面是浩浩荡荡的自行车大军。学校离海边20里路,感觉好像一晃儿就到了。到了海滩养殖区,清点完人数后,老师先给做示范,用四齿钩摁进滩泥里,向后拉。滩涂的文蛤很多,来回拉了几下,就挖出两三个文蛤,大约半个手掌面大小,很是诱人。

我们学着挖,越挖越快,十几分钟就能挖满一筐。用抽上来的海水清洗后,过磅,报名,记秤,再装到拖拉机车斗里。冲泥和过磅装车的活儿大都被男生承包了,小伙子们较着劲,记秤的数字你追我赶。

有同学叫喊说水鞋进水了,脱下鞋子一看,袜子已经浸湿了。老师赶忙找出一块擦车布,先把水鞋里擦干,然后垫进去,让他不要干了,在岸上看守自行车。我看了看自己脚上的新水鞋,不禁有些庆幸。

快晌午时,有人高喊:“我挖了300斤了!”引来一阵惊叹。老师站起身,直了直腰说:“好了,就挖到这里吧,有多少算多少,冲完沙泥过完磅,装车回学校。”

回到学校,老师告诉我们,一上午,我们班级总共挖了7000多斤文蛤,大约能得350多元钱,可以买近两吨煤,烧一个冬季没有问题。挖得最多的3名同学,受到了表扬。

当前网址:https://www.028films.com/365bettiyutouzhu/1726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